香港六合彩公司| 香港六合彩公司|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| 香港六合彩公司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

高三网试题库作文库大学库专业库

当前位置: 高三网 >今日推荐> 正文

曾经对爱情懵懂 错过了一份最好的爱情

2017-11-04文/叶丹

没有什么事情,能重来一遍,就像人不能重新再活一次一样。感情,也不例外。它不会因为你的过度伤悲而醒转过来,而你爱的人,也不会因为你的歇斯底里而掉转回头,继而紧拥你入怀。

曾经对爱情懵懂

那些破镜重圆,所谓情比坚贞的情节不过是糊弄小女孩心存妄想的把戏而已。生活需要经营,爱情亦是。

逝去的,就不再回来。你全无形象的挽留,太难看。像是过期的药物,对于病入膏肓的人来说,做不了起死回生的数。

因为,爱情是有期限的,是分所有权的。

爱情过期了,你的所有权也就失去了。

-01-

时间过去了很久,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邹韵说起和陈晨的事情。

其实,我也是想慢慢来,能拖多久就是多久。正是因为有这样拖延症的心理,我就更加懒癌爆发,以致迟迟不肯开口。事实也是我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,该怎么样去把内心的伤痛生剥离析开来,摆在案板上面,赤裸裸的展示在人前。供人评价,任人观赏。他说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莫不如此。

哪怕这人是邹韵,我内心亦不忍剥露情节,这也不例外。那是我所不想的。我情愿放开。

大疯说,“年轻的资本就是,你想怎么玩,就怎么玩。没有人会要求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消费埋单。简言之,你是自由的,没有人会牵涉你的自由。当然,什么事情都还是会有底线,你不能吃饭、买衣服不付钱,你不能杀人、放火后,然后逃跑吧!”他顿了顿,在得到我的默认后,再度开口,“你不能触碰的是生存规则的底线,轻则坐牢、重则枪毙。”

而我想说的是,“爱情的底线就是彼此内心隐藏的那跟线,你不能犯规、不能逾越、不能倒退。轻则劳骨伤筋、重则尸骨无存。”

大疯说,“知道七伤拳为什么厉害吗?”我看着他摇摇头,内心表示不知。

“因为他先伤己、再伤人。”这句话换我足够震惊。

那时,我还不明白。他说的话有什么寓意。只是单纯觉得震惊,不可思议。

我特意问了度娘,七伤拳总诀包括:「损心诀」、「伤肺诀」、「摧肝肠诀」、「藏离诀」、「精失诀」、「意恍惚诀」、「七伤总诀」。每一绝都是致命伤,你躲得过一式,二式,那么三式呢?你终究难逃一死。损人从未利己,上天注定,必遭反噬。

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一切已经太迟了。因为所有的所有,都已然尘埃落定。被一锤定音的,还有我无数次想要挽回的感情。

“是呀,似是而非的曾经,都过去了。”我的难过,也只能独自舔舐内心的伤痕。作不得其他。

以某种形式得到的结局必将以同种形式的失去为结果。你我,殊途同归。

-02-

认识陈晨是在六年前,那时的我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。我对着他说,“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出一本自己的小说,有自己的画集,还有自己的主秀场。”

“所以,要慢慢来。”他说。

我想说,“亲爱的,谢谢你记得我的梦想。”这是感怀,不是感伤。

那时的我是骄傲的,因为我有梦想,还有我的精神支柱。所以连带着的表情也是愉悦的。快乐中开出一朵名曰幸福的花来。

他答,“那好啊,那我就在那等着你的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呀。书的封面必是我拍的你的图片。”他回答时的表情认真,我看不出太多情绪的变化,察觉时只是眼神一如既往的深沉。我没有多想。想多是一个女人的天性。而我渐渐麻木的不再像是个女人。

我们认识六年,在一起三年,分开又是三年。

奈何情深,无奈缘浅。自诩聪明一世的我,糊涂一时的我。我听到寂寞唱歌的声音。声声悲催,句句泣血。

也许,在多年后的今天,回忆这段小插曲时,我低头冥想,“那时的自己是不是还会犯同样的错误?”

“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”我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“青春总是需要遗憾去祭奠的。”

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最爱的人,双双对对,那么我是谁?我和你组成我们,你和她长成你们,最后的最后,对影成三人,可笑的是,原来我才是那个所谓的局外人。

想到现在,就只是自己一人的时候,我情不自禁的就想抱抱自己,好让自己觉得暖和一点。

“不被温暖的是心,再怎么自我拥抱,也是冷的。”这样想着,也就放开自己。不再挣扎着内心汲取小小温暖的渴望。就放空自己,任由自己周身冰凉。

当年,当我知道自己从此只是自己一人后。我不是不害怕的。那种恐惧,就如同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不停的嗜咬着你。你说不出来哪里疼,却无时不刻不被侵蚀的,你的心。你的疼痛,逃不掉,也无处可逃。

陈晨,是我的在劫难逃。

如果只是这样。此刻,我的心也片化成灰,如今连灰也散尽。

他说,“我们不要再见面。”

他说,“我们不要在一起。”

他说,“我们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。”

“如果我说,我们退不回去了,你信吗?”我自己对自己说,对游离在外的影子说,对迟迟不肯归位的灵魂说。

只是不跟他说。

心灵的形单影只,灵魂的空洞乏味。

枯燥的乏善可陈。我痛恨他的无情,为什么是你们的过错,而错误的结果却要我来承担。我很想问问任素素,“你还有没有心?”

只是当时,我什么也没有说。可恨当时,我什么也不敢问。怕说一次,问一次,就是对心脏的再一次凌迟,千刀万剐不敌一次锥心的痛,是那么彻底的疼。

当时听陈晨说这些的时候不是没有感觉的,但是远远没有此时这般难过。我再一次的惊讶,“他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心。”但却是后怕的,如果有一天,就只是如果那么一天,当他对自己失望时,那安慰的话会不会就变成了伤人的剑。

而这一天,竟这么迫不及待的来临。

“看着你和他走到我面前,微笑的对我说声好久不见,如果当初不是我的成全,那今天是不是还在原地盘旋?不为了勉强可笑的尊严,所有的悲伤丢在分手那天......”随着DV里面奶茶的歌声哼着,哭的泪流满面。

想象会很美好,但是现实却会啪啪的打脸。

此般光景,我也开始嘲弄自己,为自己的不值。这么多年的相伴,却也换不来他对自己一句肯定的真诚。

谁爱谁虚伪,谁比谁最可悲。

想到这里,眼角有了一点湿润。为他,也为自己。

难以表达,无法诉说。思绪却不知飘向了哪里。

当一个人真正懂得放弃的时候,才会卸下内心所有的防备。让已经结疤的伤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被晒成干,被有心的人收存。

做有心的人,我还需要时间。

-03-

那个时候,我7岁。正是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,正是被亲戚、长辈溺爱的时候。

可是却从来没有人抱过我,甚至吝啬于一句小小的问候。

我就是那个在别人家长大的小孩。

寄人篱下的感觉,不被喜爱的感觉,被人排斥的感觉,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的生活。自卑,敏感,多疑,不自信......都像是烙印在我身上的标签一样,轻易挥之不去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我在梦里,连睡觉都夹带着不安的哭喊。

“夏末乖呀,不怕,不怕,不怕,不是还有我吗?”陈晨小声安慰,把我的头小心的靠在枕边,从桌子边沿拿过盛着温水的玻璃杯,放在我的唇边,温柔劝慰,“来,喝点水。喝了水再睡下,也就好了。”这句话是对我说。其实,这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谎言。他亦觉得疲惫。

他的嗓音动听,仿佛天生有一种催眠的魔力。让我莫名的就觉得安心。我总是能信任陈晨。

“哦,我的陈晨。”我心生感激,亦觉得欣慰。

“我知道的,里面肯定是放了什么,才会让我在他的宠溺的怀抱里沉沉睡去。不管了罢,即使山崩地裂,即使日月无光……”在这一刻,我宁愿溺死在这温柔里。

我承认自己的矫情。

我还在说,还在回味。

能够夺走的爱人,不是爱人。能够抢走的心,不是真心。

但有些话安慰得了别人,却始终劝慰不了自己。

-04-

但也总会有机会让我清醒。

“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罢,纵使说了,也不会挽回什么,你知道的,自从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,你就失去了他!”她苦口婆心,循循善诱。

“是永远。”像是怕我不明白一样,邹韵特意的加深语气。

重要的不是什么语气。我知道的是他的决心,而是‘永远’两个字说出的含义。不是永远在一起,而是永远失去你。

所以,才会执意的、一遍遍的去否定结局。

可是他明明说过的呀,怎么可以不算数呢?

“我永远都只爱你。”

“做我女朋友吧,让我永远的保护你。”

“夏末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

都是假的,都是一厢情愿的想象。

“永远有多远?”我笑着问她,“当爱着的时候,天涯就是咫尺,不爱的时候呢,咫尺却俨然已是天涯。”我陷入癫狂,话语愁结。

“而现在,你们的之间隔的就是整个天涯。”她一再肯定。

“永远是多远?它是你看不见的时间,也是你到不了的光年。”她说。

“天涯亦是如此。”我答。

“只到这里,我们的缘分。”我牵动了一下嘴角,勉强扯出一个微笑。想是为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。想说,祝你们幸福,太过虚伪,祝你们不幸福,太过生硬,于是沉默声声代替了我的态度。

华美异常的谢幕,是你达不到的距离。

可是,想要微笑的嘴角还没开始上扬,他的背影已绝尘而去。

一抹苦笑浮上心头,眼泪掉落下来,邹韵伸手接住,感叹一声,“一滴伤心泪,十年相思苦。”

这个时间,我用了九年。

当很多年后,我回想这个场景时,被慢慢放大的镜头,都是自己淡淡的苦笑和他身后扬起的尘土。在阳光下杂乱的飞扬轻舞。

回忆正慢慢侵蚀我的神经。

这么些年过去,那个人是让你变成了疯子,傻子,还是孩子?

你是我曾经想过的最好的爱情。曾经。

推荐阅读

点击查看今日推荐更多内容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